甲骨文送上一记「助攻」,让深陷反垄断深渊的 Google 雪上加霜

甲骨文送上一记「助攻」,让深陷反垄断深渊的 Google 雪上加霜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Google 有可能面临欧盟调查,因为同为硅谷巨头的甲骨文向欧盟告了 Google 一状。

2016 年年底,甲骨文公司向欧盟投诉 Google,称 Google 调整隐私政策的行为将危及用户隐私。而且,甲骨文认为,Google 调整隐私政策的行为还将导致其他公司很难与 Google 在广告市场展开竞争。

欧盟官员表示,他们将认真考虑甲骨文的指控。欧盟可能会调查 Google 公司如何处理用户的资料,涵盖用户浏览网页、搜寻资讯和使用电子邮件等方面。

2016 年 5 月,甲骨文控告 Google 侵犯其 Java 版权的官司败诉。因此,甲骨文控告 Google 不排除伺机报复的嫌疑,但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Google 对隐私政策的更改确实饱受非议。

Google 在 2016 年 6 月修改了隐私政策,移除了「除非用户同意,Google 不会将下属广告公司的 DoubleClick 收集的 cookie 资讯与 Google 收集的其他个人身分资讯结合起来使用」的声明,这意味着 Google 可以透过搜寻引擎和 Gmail 获得来自第三方网站的用户资料。然而在 2007 年,Google 的 Sergey Brin 曾承诺公司在计划推出新广告产品时,将把隐私放在首位。

DoubleClick 是 Google 的广告服务平台,是 Google 收入的最主要来源。报告公开之后,Google 发表声明称,它目前不会使用 Gmail 关键词进行定向投放广告,Google 用户可以修改帐号设置退出 Web 和应用追蹤。

甲骨文送上一记「助攻」,让深陷反垄断深渊的 Google 雪上加霜

反对 Google 的也不只甲骨文一个。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隐私保护团体。2016 年 12 月,两家美国隐私保护团体 Consumer Watchdog、Privacy Rights Clearinghouse 向 FTC(联邦贸易委员会)投诉,Google 违反了禁止「欺骗性和公平」的行为,也违反了 2011 年不允许 Google 扭曲用户隐私的要求。FTC 表示,将认真考虑隐私团体的诉讼。

《华尔街日报》也指出,这种政策变化使得 Google 获取洞察用户生活的全面资讯。《华尔街日报》的持有者 News Corp 也向欧盟发起了对 Google 的投诉。

就连 Google 的高层也对 Google 的隐私政策持有异议。日前,网路的发明人之一,「Google 布道者」文顿·瑟夫(Vinton Cerf)承认,Google 和其他由广告支持的网路服务利用用户数据展示具有相关性的广告,这与保护用户隐私的原则相冲突。

回头来说一下打小报告的甲骨文。

甲骨文表示无意让欧盟对 Google 开启新一轮的调查,而只是提供佐证,来推动欧盟对 Google 已经开展的调查。当前,Google 面临着欧盟的 3 项反垄断指控,分别为 Google Shopping、Android 和 AdWords 反垄断指控,但 Google 已全部否认。而甲骨文的指控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当前的调查,发挥推波助澜的作用。

对于甲骨文的指控,Google 发言人回应,这种变化是可选择的,让用户对他们自己的资料拥有更多控制。他同时指出,甲骨文声称自己是世界最大的用户资料市场,所以它很清楚数位广告的竞争多幺激烈,它的指控也是无聊透顶。

在操作层面上,用户可以不选择这些变化。Google 还表示,已经向世界各地的监管者告知过这一变化,并获得他们的反馈。不过,它拒绝透露收到的反馈资讯。

不过,Google 的命运如何并不取决于甲骨文的一纸诉状,毕竟操持生杀大权的是欧盟官方。但是欧盟的动态对 Google 来讲也并不乐观。

从两个方面来说。第一,欧盟对涉嫌垄断的巨头向来不手软,2016 年一年更是频频出击,Google 也陷入被罚的漩涡当中。而甲骨文的这项指控也指出 Google 隐私政策调整,所含有的垄断风险。

第二,欧盟出炉了更严格的隐私保护政策。1 月 10 日,欧盟发布了新的隐私法草案,让网路用户可以对他们的网路设置有更多的控制力。Google、Facebook 和其他网路公司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几个月之前,欧盟还对数据保护法规进行全面修订。新的资料保护法案将于 2018 年 5 月生效,各成员国隐私监管部门将首次有权对违规企业处以最多相当于他们全球年销售收入 4% 的罚款。

其实,该不该以用户隐私牟利一直是困扰 Google 的难题。除了上述改变,Google 也经常因为此类问题收到法律处罚和舆论非议。2014 年,Google 曾因违背法国隐私政策被罚款 20 万欧元。2016 年 5 月,Google 祕密使用 160 万病人 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纪录,消息曝光后也让 Google 广受批评。

众所周知,许多网路公司都会收集用户资料,包括用户的兴趣、位置、线上活动等资讯,用于更好的精準广告行销。而 Google 的尴尬也是众多科技巨头的通病,在一定程度上说,他们行走在获得利益的诱惑和出售用户隐私的道德非议间的灰色地带。

而且,收集用户隐私还能增强公司的竞争力,这就让科技巨头们更难以放手。欧盟反垄断长官 Margrethe Vestager 2016 年 12 月说,她预计用户的隐私将在未来的竞争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少数公司掌握了大量的个人资料。

Google 如此,指控 Google 的甲骨文其实也是如此。甲骨文会向公司出售金额达 3 兆美元的消费交易资讯,以及全球 20 亿用户的资料。不知道今天打小报告的甲骨文将来会不会站在被告席上。

上一篇: 下一篇: